世界杯一曲終唱完,眼見著球場上離合悲歡,又望著球場外肝腸寸斷,只是繁華終將風輕雲淡,恰如那一幕煙雨落盡,只剩離殤的紅樓清夢,在回味中愁緒四散。不過,書寫賽場的筆墨尚未風乾,作者痴不痴我們不知道,看官倒是“各解其中味”。餘溫猶在,且來看本報盤點的《戲說紅樓》之《前緣再續》、《尋仇覓恨》和《痴人說夢》,看看世界杯的另類“十二釵”如何用出格的方式把哭淚和笑淚賺翻。
  本報特派記者 葉嘉利 李志剛
  7月13日發自巴西
  決賽落幕,若說阿根廷是“閬苑仙葩”,那德國便是“美玉無瑕”,兩隊前緣再續,當真是“偏又遇著他”。盤點十二金釵,自然要從決賽的兩支隊伍開始,不過這次說的可不是梅西、克洛澤這類驕子,而是心懷“天上一輪才捧出,人間萬姓仰頭看”之志,胸有“高情不入時人眼,拍手憑他笑路旁”膽氣的三位“奇女子”。
  妙玉·諾伊爾
  欲截處處截,門空未必空
  妙玉為何出家?這是因為她自幼多病,買了許多替身,皆不中用,只得親自出家,身體才好,故一直帶髮修行。妙玉出家是因為替身都不管用,而德國門神諾伊爾呢,同樣非常愛“出家”,他老是看後衛不順眼,自己跑到禁區外,非要親自解圍才爽,他也發明瞭門衛這個新的位置。與阿爾及利亞一戰,諾伊爾有多達19次禁區外觸球,而且5次解圍全部成功,他用實際行動踐行了一句話:不想當前鋒的門將不是好後衛。
  諾伊爾堪稱是活動範圍最大的守門員,在己方壓上進攻的時候,經常可以看到諾伊爾在自己禁區之外晃蕩,十分悠閑,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對方突然壓過來。諾伊爾不擔心有他不擔心的道理,每當對方反擊衝過來的時候,諾伊爾總能迎上前去提前解圍,形勢非常凶險。作為最後一道防線,要是諾伊爾被過了,那就只剩空門了。
  迎春·穆勒
  本為俏面郎,得志便癲狂
  賈府二小姐迎春,老實又獃板,經常被人欺負,有“二木頭”的諢名,吟詩作對比較一般就算了,還總是愣頭愣腦。德國隊的穆勒就是這麼一位二愣子,人稱“二娃”、“250”。穆二娃在這屆世界杯的最犯二的表演莫過於那個跌倒的任意球了,與阿爾及利亞的比賽,德國前場任意球,經過長時間商量後,施魏因斯泰格假跑,穆勒起身做出射門的動作。然而就在加速助跑途中,穆勒雙腿一軟跪在地上,又馬上跑開。但是穆勒拙劣的演技沒有騙過阿爾及利亞隊員,這次任意球戰術也失敗了。
  後來人們才得知,原來穆勒摔倒是戰術安排,這銷魂的一跪,簡直二到家了。在德國隊里,有些人負責帥,比如克洛澤、小豬,有些人則負責二,穆勒就是德國隊的開心果。曾經有記者問他,穿上繡著三顆星的德國隊球衣是否感覺到了歷史的厚重感時,穆勒的回答卻是:“我什麼都感覺不到……因為我很強壯。”然後亮出肱二頭肌,自己仰天大笑起來。
  探春·馬斯切拉諾
  才拙志不消,願為鞍馬勞
  十二釵之中,探春的個性突出,性格鮮明,這位賈府的三姑娘雖然是庶出,但是非常有才幹,有眼光,敢作敢為;她是一個關註家族命運,富有憂患意識的大觀園中的女“政治家”。抄儉大觀園,她怒扇王善保家的耳光,可以說是十二釵中性格最剛烈、最有思想的一個。說到有才幹、又剛烈的,阿根廷隊中就有這麼一位,馬斯切拉諾,他是阿根廷中場上的一道鐵閘,而且在與荷蘭隊的比賽中,他確實也“肛裂”了。
  阿根廷與荷蘭在加時賽打平,後防線承受了巨大的壓力。半場中段,馬斯切拉諾與荷蘭球員維納爾杜姆在爭搶一個頭球的時候,兩個人的頭撞到了一起。隨後馬斯切拉諾表情獃滯茫然地摔倒,就如同失憶一般。不過在經過短暫的治療之後,這位鐵漢再次生龍活虎地出現在場上。但這並不是他這場比賽遭受的唯一重創,90分鐘常規時間結束之前,羅本帶球突進,馬斯切拉諾拍馬趕到,並以一記滑鏟瓦解了這次頗具威脅的進攻。就是這次鏟搶,導致“小馬哥”撕裂了肛門。
  這位鐵漢,用自己的錚錚鐵骨擋住了荷蘭人瘋狂的進攻,絕對配得上“大師”的稱號。但是大師歸大師,在比賽里把肛門整開裂的,還真是稀有,這絕對是一大奇聞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戲說紅樓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傢俱

ln45lnzv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